微博微信都来宣传湖南八旬老人种植的网红猕猴桃

在海拔1300余米的湖南隆回县小沙江镇,高海拔的气候自古就生长着野生猕猴桃。

过去,由于小镇区域劣势,交通闭塞,经济基础薄弱,加之自然灾害频繁,作为国家级贫困县的隆回,你真的可以验证“贫穷限制了我的想象力”这句话,在城里人求都求不到的山珍野味面前,当地人却不识眼前宝贝,“山里的果子熟了就摘了自家吃,不外卖”。

“村里的地以前都是种花生、红薯等农作物,即便是收益好的时候,一年一亩也就几百块钱。碰上天气不好的年份,甚至忙活一年地里都没有半点收成。”

尽管每天脚踩这片素有“小西藏”之称的土地上,小沙江镇农民依然古板地靠种谷、红薯、马铃薯为生,没有多大收益。穷,是小镇留给乡亲最深的印象。大家每天愁着没钱,对于年过半百的康忠全来说,他更惨,他是欠债。

3年前他检查出得了肺癌,每年治疗费就要高达30几万,尽管国家扶贫报销能让他享受到10几万医疗补助,医治3年后,依然让他负债20几万,“健康扶贫解决了我看病难、看病贵的难题,但欠的债我得自己还,靠自己的双手”,康忠全告诉记者。

地处深山,小沙江镇虽然贫穷,但这里的人们却保持了勤劳淳朴的民风和积极乐观的精气神儿。

“现在的收入不同了,我和其他3户人家一起合种了50亩猕猴桃,今年我们大概每人年收入要增加一千块钱的纯收入,明年我打算再增加100亩!”

康忠全说这句话时显得非常兴奋,“欠的钱能尽快还上,家里的生活也好转了,心理负担少了很多,日子有了盼头!”

▲图:小沙江镇洞江村贫困村民康忠全

在这场轰轰烈烈的乡村振兴战略行动中,是什么“关键点”助推了康忠全脱贫成效?

猕猴桃作为隆回地方风俗和农产品学问最有代表性的元素,在“中国三大硒都”的土壤里,充分吸取着世界25倍,全国30倍的富硒养份。

隆回县沙江镇更是凭借土地肥沃,气候温和,山高林密,生态环境优美,且无任何工业污染的天然优势,自然成了小沙江猕猴桃原生态山野种植的最好地段。

帮助贫困户脱贫致富,从2015年开始,国家级贫困县隆回县大力发展猕猴桃产业。

近3年全县落实猕猴桃产业奖补资金126万余元,完成猕猴桃新扩面积7000多亩,完成品种改良1200亩。小沙江镇作为隆回重要的猕猴桃产区,年产量达2000多吨。

各种机缘巧合,小沙江猕猴桃的收获期赶上了微博#我和我的家乡#主题活动。

作为湖南人的何炅,通过新浪微博为自己家乡的特产小沙江猕猴桃而代言,拍摄的视频在新浪微博的播放量达到320多万次,在何炅做完推广宣传之后,种植小沙江猕猴桃的农民就高兴坏了。

就在何炅推广结束之后,原本2元一斤都很少卖出去的猕猴桃,一下子涨到5元一斤,全镇的猕猴桃很快就卖光了。

▲何炅代言小沙江猕猴桃

康忠全很高兴,他向新浪微博寄去感谢信:

“不到一个月,我家的猕猴桃就卖完了,平均五元一斤,算下来比去年的收入多了四千元。感谢新浪微博,感谢共青团中央发起的‘我和我的家乡’活动,感谢代言人何炅。”

喜悦之情溢于言表。

微博CEO“来去之间”在微博上晒出了康忠全寄来的这封感谢信,不少网民为农民增收而纷纷点赞。

▲图:康忠全写给微博CEO王高飞的感谢信

受微博小沙江猕猴桃持续发酵,小沙江猕猴桃迅速成为“网红猕猴桃”。

一时间,小沙江猕猴桃在新浪微博发起的“农品上热搜”活动中热度达到11.3万,成了农产品热点案例。

事实上,农民靠什么脱贫?答案有很多种,支农政策、涉农产业、良序市场、智识资源,这些都应该有。

而“信息连接”,显然也是这道多选题的正确答案之一。

新农人创业路上的“新媒体+新营销”情缘

农业的互联网化和品牌化的推进,最大链接者是那些生活在县镇农村,又热爱互联网的“新农人”。

“我有很浓厚的乡村情节,相对于城市,在农村我觉得自己会发展更好。”坚持了十年在北京做服装生意的蒋艳,在发展到很不错的阶段,毅然做出了常人不敢做的决定:回到家乡。

“万事开头难,最开始自己没有车,找材料就得自己走、自己背,很多辛酸,不晓得怎么去讲。”

“隔行如隔山”,投身农村扶贫挫折重重,蒋艳并没有放弃,反而更用心经营,挖掘着藏在山中的珍宝,青山绿水间的原生态农产品。

和很多刚走进农业的新农人一样,蒋艳一开始只是效仿者别人通过网络就在当地小圈子里买卖。

很快,闭环的生态状况让她无法再继续。幸运的是,因“红糖”的结识,让她遇到了一位愿意和她一起投身农业扶贫的伙伴胡新。

作为有着十年生意经的蒋艳,对于商品、市场有着更为清晰的认识:“没人知道,你的东西再好也没用。”

起初,对相关农业常识和互联网技能并不在行的她,不急不躁,扎心学习补充能量,2017年1月29日,蒋艳前往杭州参加了中国互联网农业大会。

凭着这股不断学习的热情,蒋艳开始了农村电商创业之路。

2017年,她和胡新一起正式开始注册“有客瑶来”品牌,两人身先士卒,不辞辛劳,目的就是为了让农产品全面“触网”,因为他们知道“开天辟地多少年,没有信息也种田”的境况,早已成过去时,发掘出足履适配的农民脱贫机遇,显然更多地需要向互联网信息渠道要动能。

经过充分的市场调研,蒋艳以自己售卖的红糖作为突破口,通过他们创建的“有客瑶来”电商平台,销售渠道宽了,产出效益高了,让农户手里的红糖,山野里的龙牙百合田成了“金疙瘩”。

尽管已取得不少成绩,但蒋艳的农业商业探索还未止步,在他和胡新自豪的背后,其实还有很多忧虑。

“家乡隆回是一个美丽的果品山村,清新的氧吧,甘冽的山泉水,孕育出甘甜爽口的猕猴桃,但却很少有外人知道。这里一直还那么穷,没有任何变化,唯一变的就是人越来越少,村里都快成留守村了。”

看着凋敝的家乡,蒋艳内心有着说不出的失落,可是对于她和胡新来说,找到家乡原生态猕猴桃,又要怎么做才能搭建起农民终身受益的平台?

借助微博平台成功打造了李金柚、桃小妹、溪水藏、恋?红妆、鄱蟹等知名农产品品牌,创造了农产品领域的一个个小米式奇迹的“操盘手”李恩伟,让蒋艳和胡新看到了希翼。

2014年就在大家都喊微博营销不那么奏效了时,李恩伟依然看到了微博平台上很多草根大号成功的案例。

凭借独到的眼光和做项目积累的经验,李恩伟抓住了大咖转发、社群分享、公众号推文,微博传播等多品牌策划为传播策略,建立了属于自己的一套营销策略。

嫁接电商平台、借助微博推广,以人格化的品牌命名方式,质朴简约的包装,创意包装的“柚惑三部曲”,再配备人性化的开柚神器和极具学问气息的折页,让无数网友自发拍照晒朋友圈,将自传播的属性发挥到了极致打造出的“李金柚”,快速在市场上打出声响、塑造出了成功的农产品品牌。

▲图:小沙江猕猴桃

“她也是隆回人,她肯定识货家乡的猕猴桃,帮家乡人一起脱贫”,李恩伟相信,要把小沙江猕猴桃注上自己的身份标签,蒋艳也认定了李恩伟,“他肯定有办法!”

一拍即合的他们来到隆回考察,尽管看到家乡人还很穷,但农户们依然靠着自己的信念追求着美好生活。

就像这里的猕猴桃,自古在山野间恣意生长,不为人知,但它们依然以最野蛮的生长状态结出了天然美味,激昂着不甘人后的生命华彩,和这里所有的人一样,代代相传着湖南儿女特有的霸蛮精神。

当晚,他们就电话向隆回县委书记汇报了小沙江猕猴桃的情况,书记批复:“我们的猕猴桃,就叫‘我在小沙江野蛮生长’吧。”这正如湖南人的“霸蛮”精神,“野之自然,蛮之精神”,李恩伟想到了更进一步的解读。

做事情跟随趋势,选对平台很重要。

得知共青团中央联合新浪微博在网上发起的“我和我的家乡”、“丰收的家乡”、“向亿万农民致敬”等明星正能量活动,拥有新浪微博签约自媒体的李恩伟,把小沙江猕猴桃推荐给了新浪微博,就有了后来的何炅代言。

小沙江猕猴桃借助明星何炅的微博形成广播模式,这让“小沙江猕猴桃”完成了品牌传播中的曝光;
而后采用明星号召效应中的转发模式,带来了各自粉丝群体的关注;
通过微博的社交性和传播力迅速触达粉丝,拉动潜在粉丝的增长,提高市场效率,把品牌和市场进行一次完美的社交体验,无形中的多效传播,完善了小小猕猴桃在大家心中从认知到强化的过程,使得品牌的知名度越来越高。
“微博有推动农产品品牌化的思路,也是个能将品牌力闹起来的平台。微博能闹,能火,大家也能关注到这种火,而其他平台虽然很多人知道,但是目前却无法集中、高效去引爆一个品牌。”

谈到发展猕猴桃业务的同时,李恩伟表达说,新媒体时代,营销推广已不受方式所困,效率才是关键。

有了体量粉丝的明星微博,点燃家乡“土货”引爆点,在产品体验上做足文章,强化了品牌辨识度,成功把农货打通了进入这个市场的门槛,达到极致营销。

微博背后的助农情怀,向往新生活

事实上,借助品牌化的势能和明星效应,微博在扶贫方面早有过数次尝试。

2018年,微博成为了扶贫的新战场。就像今年最流行的锦鲤一样,微博不断挖掘着山川土地里的每一个脱贫故事。

得益于共青团中央和微博联合发起的“我和我的家乡”活动,周迅、刘涛、吴京、蔡徐坤、杨幂、周冬雨、马思纯等350多位明星参与为家乡特产打call,让全国藏在深山中的土货出了山,进了城,变成了农民好日子的希翼,也为我们的生活掀起一场绿色幸福热潮。在微博上,#我和我的家乡#这个话题微博互动量超过2000万,上线各省话题29个。

除了邀请明星的加入,微博还邀请了政府部门、企业和媒体的加入,以微博为平台持续传播扶贫正能量。

微博与共青团中央、商务部电子商务及信息化司、中国扶贫基金会等近千个政府部门和社会组织,人民日报、央视等300多家主流媒体,以及数千位明星名人,联合发起的“我和我的家乡”、“丰收的家乡”、“向亿万农民致敬”等活动,成为了助力脱贫攻坚战的正能量最强音,共同奏响了今年农民致富的交响乐。

由人民日报和微博联合推出的专题栏目#扶贫路上#,阅读量已经超过6000万次。

100多位扶贫“带头人”的事迹在微博上广泛传播,微博也成为他们推广当地农产品的重要阵地。

新疆尉犁县副县长何淼在微博上推广当地特产冬枣,不到1分钟的视频播放量接近10万次,卖出6吨冬枣,被网友称为“枣县令”。

放弃了“铁饭碗”的@绥德二后生,通过微博直播绥德特产山地苹果,两个小时观看量达到155.2万次,点赞超过100万。

想想微博这一年在扶贫道路上的爆发、竞争、定局、成熟,每一种声音都余音在耳。

为全国各地地标农产品创造着IP,通过微博平台品牌策划和新媒体推广资源聚合成惠农能量场,构建持续的销售体系。

同时,借助创新“新媒体+助农”的方式,通过供给侧,聚集海量订单精准到贫困户,这既实现了供需高度匹配,也摆脱了传统电商“农商不联、产销脱钩”的窠臼。

在这场扶贫大战中,微博已经得到政府认可,大量政府机关微博账号,成为各地网民、农户、新农人及时解决问题最透明、最直接、最高效的互动渠道。

结合地方媒体,自媒体的积极参与,微博的宣传价值已形成立体化结构,让更多的人们和企业认识到微博的公共平台价值和自我营销价值。

微博更多的让它通过自媒体类产品、话题产品、大量的大V账号等进行融合式垂直运营,有的看、有的侃、有的赚,从而形成了正向的品牌循环。

开放式的产品特性,让微博进入到相对垂直专业化阶段,用品牌塑造和社会化营销的方式,打动着粉丝和网友。

把优质农产品通过品牌标签模式回归到我们手里,构成我们新的生活方式。

创造着农业品牌经济和农业品牌价值,提升着农产品附加值,不仅解决了中国乡村空心化、城市中“解不了乡愁”等问题,更是让农户手中的好产品从低质低价走向优质更优价,提升着城市和乡村的生活品质,它更像是中国乡村复兴的有效武器。

供应澳门威尼斯app下载批发

您可以选择一种方式赞助威尼斯app官方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