声援支撑猕猴桃官司当事人高昊昱先生

猕猴桃果农及相关部门团结起来,别再被外国利益集团搓揉
——给全国猕农及政府相关部门的倡仪书

一、猕猴桃官司引发的争议
中国猕猴桃种植户和关心猕猴桃产业的人们,估计在最近都看到这则消息: 2016年4月,新西兰猕猴桃巨头佳沛(Zespri)在收到线报,属下的种植商非法将佳沛的阳光金果(SunGold)及魅力金果(Gold9)猕猴桃品种派发至中国国内的种植商进行种植,于是私自展开调查,在去年8月,佳沛找出了涉嫌此案的新西兰猕猴桃种植商。据新西兰当地媒体Newsroom报告,被佳沛以侵犯其常识产权而起诉的男子为高昊昱先生。2020年,法院以“高某某以欺诈手段非法出售佳沛的猕猴桃品种,侵犯了佳沛公司发放种植许可证的权利”判赔佳沛公司1500万纽币(约合人民币6700万元)。此事在国内猕猴桃行业引起不小轰动。

高昊昱

从法律的角度来看,中国的木本、藤本植物新品种最长保护期限为20年,据资料记载,2005年以前新西兰木本、藤本植物保护期限为23年。而佳沛的阳光金果是在1995年选育出来,不管在中国还是在新西兰,都早已过保护期,且佳沛起诉的时候还未在中国申请新品种保护。如此看来,新西兰的判决缺少法律依据。
作为中国种植者涉嫌侵犯品种权,新西兰理应维权,但是他为啥没来中国直接状告种植者?而是对一个华人不依不饶。理由很简单,第一,他得资源来源不占理,通过非法渠道偷走我们得资源;第二,这个华人对他们构成了威胁,需要杀鸡儆猴,其用心之险恶,行为之卑劣让人发指,人神共愤。

高昊昱

二、猕猴桃的前世今生
撇开法律层面,我们来看看新西兰猕猴桃的前世今生。
中国是猕猴桃的故乡,2000多年前的《诗经》中出现的“苌楚”就是现在统称的猕猴桃,即:“湿有苌楚”意指在潮湿的地方可生长猕猴桃。而更为直接的文史资料记载则则是唐代诗人岑参在《太白东溪张老舍即事,寄舍弟侄等》一诗中描述:“中庭井阑上,一架猕猴桃。”可见早在1200年前,我国就将野生猕猴桃引入庭院栽种。猕猴桃属植物自然分布于以中国为中心,南起赤道、北至寒温带(北纬50°)的亚洲东部地区,绝大多数为中国特有种,仅有尼泊尔的尼泊尔猕猴桃和日本的白背叶猕猴桃这两个种为周边国家所特有分布

高昊昱
直到1904年,新西兰女教师伊贝尔﹒弗雷瑟(Isabel Fraser)从湖北宜昌带走一小袋猕猴桃种子到新西兰开始,猕猴桃才在新西兰生根发芽。此后,新西兰人从这批源于中国湖北宜昌的种苗中陆续选育出了海沃德(Hayward)、布鲁诺、艾利森、蒙蒂、艾伯特、葛雷西等品种,且主宰了国际猕猴桃商业化生产70余年。最开始,新西兰生产的猕猴桃销售一直沿用西方人早期对猕猴桃的取名——“中国醋栗”(Chinese gooseberry)。1959年,新西兰人为开拓美国市场,开始采用以新西兰人象征意义的基维鸟命名猕猴桃“基维果”(kiwifruit)。从此在西方市场,中国原产却被新冠上新西兰特征为基维果被广泛推介,以至在以后很长时间,人们误认为猕猴桃这种特殊的新兴水果源于新西兰。直至今日,仍然有很大一部分人不知道新西兰现在叫的“奇异果”就是中国的猕猴桃。

高昊昱

三、保护我国猕猴桃种质资源刻不容缓
中国的果树学家立足本土丰富猕猴桃资源优势,以果实品质更优良的中华猕猴桃(A.chinensis)为突破点,一举超越垄断世界猕猴桃产业栽培的新西兰品种——‘海沃德’。经过1978~1990年对1450多个野生优选单株的评价、初选、复选、区域试验、果园栽培中试等,至20世纪90年代初,先后命名确定了一批以中华猕猴桃为主的优良品种、品系,包括中华猕猴桃46个、美味猕猴桃11个,还另有200多个优良株系在进一步筛选中。中国猕猴桃商业化栽培从1978年的1公顷起步,1990年发展到4000公顷,1996年猛增到40000公顷,截止2018年,我国猕猴桃的种植面积达17.6万公顷,种植面积已超过其他各国种植面积总和。
世界猕猴桃的科学研究和产业发展正发生着巨大而深刻的变化。中国作为猕猴桃属植物的原产地和栽培猕猴桃品种的源头资源发祥地,曾孕育了全球猕猴桃产业的发端。近20年来,中国的猴桃研究专家和企业家已经逐步改变了当今全球猕猴桃格局。

高昊昱
但令人痛心疾首的是,国外利益集团通过各种手段大肆在我国搜集优质猕猴桃种质资源,同时还将我们选育出来的优质种质资源稍加利用反过来打压我国的猕猴桃产业。这种状况再不能听之任之让其发生,科研部门要有足够的自我保护意识,政府及相关部门应该对此有足够得重视,对资源外带者追查并追求其刑事责任。

四、声援支撑猕猴桃官司当事人高昊昱先生
高昊昱先生在新西兰种植猕猴桃多年,有者非常先进的管理理念和技术手段,曾引导多名去新西兰学习的相关人员,并给与他们在新西兰学习栽培技术和管理手段的一线实践机会,这些跨国学习人员回来又把新东西在国内发扬光大,从2016年后,高昊昱先生更是回到国内,亲自引导国内很多地方的栽培管理,并得到了广大种植者的一致认可,对中国猕猴桃的发展做出了极大的贡献。

近年来,随着中国猕猴桃产业的快速发展,多地政府也把猕猴桃作为扶贫项目,可以说现在国内的猕猴桃产业发展蒸蒸日上,这给代表新西兰政府的佳沛公司感觉巨大威胁,新西兰部分个人和集团在收集利用我国优质猕猴桃种质资源的同时,对自己的品种流失严防死守,尤其对于新西兰当家品种阳光金果系列更是如此。捍卫自己的利益无可非议,但前提是要来路正当。阳光金果从外型上看,与中国的“金丰”猕猴桃有着惊人的相似。回顾阳光金果(G3)的来历就会发现,据它是2005年5月从R.G.L?owe 1995年所做杂交后代中选出,母本为“金丰”,父本为“魁蜜”。而“金丰”和“魁蜜”猕猴桃均为我国江西省农业科学院园艺研究所于1979年所选育,于1992年分别更名为“赣猕3号”和“赣猕2号”。用着我们的东西发家致富,还反咬一口说中国有人偷新西兰的品种。在佳沛取证不公、证据不足,新西兰高等法院居然判决高昊昱先生天价赔偿金,实在是令人震惊,也令国人愤怒。在没有直接证据证明高昊昱先生侵犯品种权的情况下,新西兰佳沛的强力实行下,高昊昱已无力再打官司,连给律师的诉讼费都无法支付,所有资产被佳沛冻结,是佳沛,不是法院。只因他能带给国内猕猴桃界颠覆性的技术和理念。
我们猕猴桃种植者是可忍,孰不可忍!高昊昱先生回国后,一直在为中国猕猴桃产业高质量发展而奔波。陕西,四川这些主产区都有他培训新理念、新技术的足迹,无私的引导全国各地需要新技术、新理念的猕猴桃种植者。猕猴桃界以及政府相关部门,科研机构,如果此时我们不搭手帮一帮高昊昱先生,未来就会有第二个“李浩宇”、“张浩宇”被新西兰打压,不能翻身!难道要眼睁睁看着国外的利益集团一点点蚕食中国的猕猴桃产业吗?难道要做任人宰割的羔羊吗?现在的中国不是积贫积弱的中国,现在的中国人也不是任何人就可以欺凌的中国人。美国人打压我们的HUAWEI,政府站出来了,新西兰打压我们猕猴桃产业,政府及相关部门不应该站出来吗?让我们携起手来,有钱的出钱,有力的出力,没钱没力的出来鼓鼓劲,扳倒这冤假错案,还我猕猴桃界清风!

供应澳门威尼斯app下载批发

您可以选择一种方式赞助威尼斯app官方

发表评论